赤镰城炎上

不同步微博@Ukariiiiiian

超凶

好玩

毫无章法 不成敬意

围巾传主演旗木卡卡西生日快乐

之前父亲节画的卡卡西和他爸,日语懂得不多台词填不满,就当作完形填空(

【20160815】生如夏花

在我死后
在埋我的那捧土里
会不会悄悄藏着
榛树的一颗种子

我要活着
因为春天还未到来
若我在春天死去
在埋我的那捧土里
说不定会藏着
榛树的一颗种子呀

【20160408】死与新生

漩涡鸣人被推进四面由铁网围成的电梯间,施在他右肩上的力气如斯迅速霸道,以致于他还未来得及和卡卡西结束方才的吻就被迫分离。鸣人的脑袋嗡地一响,细细碎碎的嗡鸣声疯狂地塞进耳朵,他只觉得后脑一痛,鸣人感受到痛觉只用了眨一下眼的时间,然而在他怔愣且毫无作为的一瞬,电梯门已经哗啦啦地合上了,随后便急速下降。
鸣人眩然欲泣地盯住上方,卡卡西正在他的视野中飞快地消失。电梯井是黑的,只有卡卡西刚才与他所处的一处有些许火光溢出。
怎么会这样呢。他问自己,心口钝痛。
他在无形之中被推进这个巨大的漩涡,不仅是佐助离他而去,鹿丸和牙相继失踪,杳如黄鹤,紧接着他失去了樱。那个美丽的女孩,她那头漂亮的头发被人揪在手中,被迫仰起...

【20160716】壁

漩涡鸣人挨个儿地顺直卡卡西的手指,卡卡西一言不发,也没有其余的动作。
他出神地看着那双在自己手掌上抚摸的细嫩的双手,多么巨大的差别啊,他心想。一双受着九尾之力的庇护,而另一双饱经风雨。
鸣人轻轻地,用指腹去蹭卡卡西手上的茧,卡卡西也正在安静地感受鸣人的触碰。
可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感觉,他手上的茧太多了,又多又厚,如同他的心墙。

【20160409】鹿惊之死



东师大东门,靠近附属高中,被公寓楼环绕,在不平不整的石板路的缺口上,立着一棵凤凰树。树干不粗壮,表皮不嶙峋,看着也不像饱经沧桑,十分年轻的模样。春天和边上的芭蕉椰子一起郁郁葱葱,夏天便生出层层叠叠鲜橘色的花来。

没有通行证的的士迫不得已在东门外停下,时值正午,烈日当空。漩涡鸣人从的士后备箱里拖出巨大的箱子,招呼着目送天蓝色的士走远。
在这里,这片全新的土地,全新的大学,陌生且充满惊喜。
因为他漩涡鸣人,现在正在迷路。
他抬手看了眼腕表,正是午睡时间,路口没有新生接待团的前辈辛勤劳动,也没有跑进大太阳底下自讨苦吃的学生。连值班室的校警都塞上了耳机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昏睡过去。
鸣人左顾右盼,权当欣赏地将

© 赤镰城炎上 | Powered by LOFTER